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过世 五分PK拾作品曾入选小学课本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过世,终年65岁!作品曾入选小学课本

据台湾媒体报道,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过世,终年65岁。

林清玄(1953年-2019年1月),中国台湾高雄人,当代著名作家、散文家、诗人、学者。

笔名有秦情、林漓、林大悲、林晚啼、侠安、晴轩、远亭等。著名散文《查塔卡的杜鹃》。文章《和时间赛跑》、《桃花心木》选入人教版、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。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高雄旗山。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。曾任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海外版记者、《工商时报》经济记者、《时报杂志》主编等职。他是台湾地区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,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,也被誉为“当代散文八大作家”之一。

2019年1月,所著《秋声一片》荣获首届“东方文艺奖”散文奖二等奖。

《和时间赛跑》

(经北师大版修改)读小学的日后,我的外祖母去世了。外祖母生前最疼爱我。我无法排除另一方的忧伤,每天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跑着,跑得累倒在地上,扑在草坪上痛哭。

那哀痛的日子持续了日后,爸爸妈妈也问你咋样安慰我。大伙儿知道与其欺骗我说外祖母睡着了,还不如对我说实话:外祖母永远不不回来了。

“那先 是永远不不回来了呢?”我问。

日后,我每天放学回家,在庭院时看着太阳一寸一寸地沉进了山头,就知道一天真的过完了。着实明天全部都是有新的太阳,但永远不不有今天的太阳了。

我看多鸟儿飞到天空,它们飞得多快呀。明天它们再飞过同样的路线,也永远全部都是今天了。或许明天飞过这条路线的,全部都是老鸟,要是 小鸟了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使我小心眼里不要是 着急,还有悲伤。

有一天我放学回家,看多太阳快落山了,就下决心说:“我想比太阳调快地回家。”我狂奔回去,站在庭院里喘气的日后,看多太阳还露着半边脸,我高兴地跳起来。那一天我跑赢了太阳。日后我常做曾经 的游戏,有时和太阳赛跑,有时和西北风比赛,有时另有1个 暑假的作业,我半年就做完了。那时我三年级,常把哥哥五年级的作业拿来做。

日后的二十年里,我只要受益无穷。着实我知道人永远跑不过时间,只都可不可不都可以不能比曾经 快跑几步。那几步着实很小很小,但作用却很大很大。

可能性将来我有那先 要教给我的孩子,我会告诉他:只要你时不时和时间赛跑,你就都可不可不都可以成功。

《桃花心木》

乡下老家屋旁,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,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。

树苗种下日后,他常来浇水。奇怪的是,他来得并越来越规律,有时隔4天 ,有时隔4天 ,有时十几天才来一次;浇水的量要是 一定,有时浇得多,有时浇得少。

我住在乡下时,天天全部都是在桃花心木苗旁的小路上散步,种树苗的人偶尔会来大伙儿家喝茶。他有时早上来,有时下午来,时间要是 一定。

我越来越感到奇怪。

更奇怪的是,桃花心木苗有时莫名其妙地枯萎了。一点一点, 他来的日后总会带几株树苗来补种。

我起先以为他太懒,有时隔越来越久才给树浇水。

只要,懒人为什么么知道有几棵树会枯萎呢?

日后我以为他太忙,才会做那先 事全部都是按规律。只要,忙人为什么么可能性做事越来越从从容容?

我忍不住问他:到底应该那先 时间来?多久浇一次水?桃花心木为那先 时不时会枯萎?可能性你每天来浇水,桃花心木苗应该不不枯萎吧?

种树的人笑了,我说:“种树全部都是种菜或种稻子,种树是百年的基业,不像青菜多少星期就都可不可不都可以收成。一点一点,树木另一方要学好在土里找水源。我浇水要是 模仿老天下雨,老天下雨是算不准的,它几天下一次?上午或下午?一次下多少?可能性无法在你你这个 不确定 中汲水生长,树苗自然就枯萎了。只要,在不确定 中找到水源、拼命扎根的树,长成百年的大树就不成大现象了。”

种树人语重心长地说:“可能性我每天都来浇水,每天定时浇一定的量,树苗就会养成依赖的心,根就会浮在地表上,无法深入地下,一旦我停止浇水,树苗会枯萎得更多。幸而存活的树苗,遇到狂风暴雨,也会一吹就倒。”

 

种树的人不再来了,桃花心木要是 会枯萎了。

来源:华商报